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免费资料大全 > 谭派七代

http://cinintashop.com/txp/38.html

谭派七代

时间:2019-08-01 04:3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本词条贫乏

  ,弥补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吧!

  清朝咸丰三年,从河南过山西的风尘旧道上,吱吱呀呀地行进着几辆独轮推车,这是一个流动的小梨园,班主名叫谭志道。由于家乡湖北江夏成了承平军和官军“拉锯战”的疆场,民不聊生,他们不得不离乡背井,一路卖唱,巡回辗转了快要一年,终究进入河北境内,最初在天津安放下来。

  谭派创始人

  谭家世三代

  谭家世四代

  谭家世五代

  自19世纪中期,谭派草创以来,历经一百五十余年,至今已是七代嫡传。

  谭志道:谭派创始人

  谭志道原是票友,唱的是家乡很是风行的花鼓调,后来下海成为楚调演员,主唱老旦,兼演老生。他的嗓音尖而丽,很像 本地一种唤作“叫皇帝”鸟儿的鸣声,因而人称“谭叫天”。谭叫天由津而京,搭皮黄梨园子,入程长庚三庆班,并与这位“程大老板”合作演戏。他无疑是“花雅之争”后期和京剧构成初期的一支生力军。

  谭鑫培:鼎新京剧唱腔第一人

  谭鑫培谭志道的独生子,流转到天津时,才六岁。他七八岁起头练功,随父跑水陆船埠,十一岁收天津金奎科班,十七岁拜在汉派老生余三胜的门下,其后持久在三庆班演武生,兼武行头子,又拜班主程长庚为师。光绪五年,即一八七九年,他初次到上海表演,结识了张二奎的学生孙春恒,看了他不少戏,遭到很大开导。谭鑫培得诸谭志道音乐先天的遗传,有“小叫天”之誉,他饶有兴味地对老生唱腔进行了磨洗和革新。

  “时髦黄腔喊似��”,晚期的京剧唱腔以高亢的气焰为主,谭鑫培把直腔直调改得委婉多姿。虽然我们今天听起来,仍感应那么健壮古简,其遒劲程度无人堪匹,但那时却被视为“颓靡”的“亡国之音”。本来,清朝末年,内乱外患频繁,很多人认为该当呼喊抗争治乱的“强音”,怎能一板一眼、慢条斯理地去玩味什么雅调呢?然而,神韵真是个诱人的工具,艺术的感化力是不成阻挠的。“国度兴亡谁管得,满城争唱叫天儿”,这句诗就是那时京城社会的实在写照。

  光绪十六年,即一八九○年,谭鑫培四十四岁时,被选入清宫内廷梨园“升平署”,起头享受“内廷供奉”的殊遇。慈禧太后最爱点他的戏,“无谭不欢”。演毕,常赏以重金,还曾“亲赐黄马褂”。

  京剧到了谭鑫培时代,完成了从草创到成熟的过渡,真正走上了艺术化的道路。他文武不挡,腹笥极宽,是老生艺术的集大成者,并为京剧舞台语音的湖广音规范奠基根本,还拍摄了我国第一部戏曲片子《定军山》。梅兰芳后来评价道:谭鑫培(和杨小楼)代表了中国的京剧。

  于是,一些商人就起头在“谭鑫培”三个字上做文章了。他们伪造谭鑫培的假唱片,行销于市,导致谬种传播。直到解放后,还有一些国度电台以这些昔时“胜利”、“物克多”公司出品的假货为真,不时播放,弄得一些快乐喜爱者,对谭鑫培发生了能否“盛名之下,其实难符”的迷惑,真是冤哉枉也。当然,对于后人雷同的评价,谭鑫培本人也应负必然的义务。大约在谭氏六十五岁摆布之时,百代公司请谭鑫培灌第二批唱片,谭鑫培为使“肥水不过流”,就让儿子谭嘉瑞操琴,司鼓也未请“老同伴”担任。成果,糟糕的伴奏拖累了谭鑫培,使他的演唱程度未能阐扬,使这批唱片大为减色。

  我们今天所能听到的真正代表谭鑫培艺术的歌声,是一九○七年百代公司为他灌制的第一批唱片,计一张半,包罗“秦琼卖马”和“桑园寄子”两段,由梅雨田(梅兰芳的伯父)操琴,李奎林司鼓,全数是舞台上珠联璧合的原班人马。于是,就灌制出老生唱腔中的精品、极品,垂范后昆。后来,无论老生门户如何成长演变,却万变不离其宗。这一张半唱片所呈现的艺术规格,令人或感“增一分嫌多,减一分嫌少”;即即是后来把老生艺术进一步向精美化推进,被认为是“老生第二座高峰”的余叔岩,在功力上也难与他的谭师相匹敌。有人说,这“一张半”,整整统领了快要一个世纪的风流。

  谭鑫培虽然做成了“伶界大王”的灿烂业绩,但他死得很惨。一九一七年四月,广东督军陆荣廷到京,大军阀江朝宗假东城那家花圃为他办堂会戏,坚约谭鑫培出演。此时适逢谭鑫培有恙,卧床经月,便以此婉辞。谁知江朝宗竟派来大队差人,把谭鑫培生拉硬扯到那家花圃。那天恰好演的是“洪羊洞”,描写杨六郎从沉痾到灭亡的一段履历。谭鑫培感同身受,心力交瘁,演到悲愤处,禁不住眼泪真的流下来。演毕回家,没多久就死了,时年七十一岁。

  谭家世三代

  谭小培:传子富英甘当“人梯”

  谭富英:四大老生掀起“飞腾”

  谭家世三代中的从艺者,有嘉善(武老生)、嘉祥(武旦兼青衣)、嘉荣(文老生),惟五儿谭嘉宾最能传谭鑫培衣钵,艺名谭小培,唱谭门本派戏,几可乱真,青年时就有唱片风行。后来成为“武生宗师”的杨小楼,由其父杨月楼临终托孤,成为谭鑫培的义子,因而也住进大外廊营谭宅,以“嘉”字为排行,名杨嘉训。晚年由杨小楼领衔,携谭小培、尚小云来沪,同台献演,享誉一时,以“三小”并称。谭小培禀赋虽高,但舞台糊口时断时续。他就读于洋教会办的“汇文学校”,专修过英语,学问广博。他的老婆是出名小生德珺如的女儿。德珺如是旗人,为前清吏部尚书穆彰阿之子。因而,谭小培的儿子谭富英,是一个“汉满混血儿”。

  其时京剧界的合作十分激烈,“伶界大王”谭鑫培逝世后,“诸侯”烽起,争相等雄。言菊朋号称“旧谭派魁首”,余叔岩人称“新谭派首领”,连票界研习者中也呈现了“五坛(谭)”,分封为天坛、地坛、日坛、月坛和社稷坛,此中就有逊清皇室后裔溥西园(红豆馆主)。当此之时,谭门岂肯自甘萎缩?谭小培审时度势,决定放弃本人进一步出名的机遇,出力培育先天前提更好的谭富英。此前,他已把陈秀华等名师逐个请抵家里,然后,把谭富英送进富连成科班。出科后,又把他领到余叔岩的门下进修。谭小培还帮谭富英料理糊口,花了良多心血。后来,谭富英公然成为“大角儿”。他嗓音酣畅淋漓,很是罕见,扮相更有王者之气。开初,他票价卖一块银洋时,有评论说:“(谭富英)一出台表态,就值八毛!”他身上确有一股清刚之气,唱得朴实率真,尤擅塑造坚毅刚烈不阿、大义凛然的人物。一时里,他与马连良杨宝森奚啸伯并称,成为“四大老生”。这是谭氏艺术长河中的又一次飞腾。

  谭家世四代

  谭门之艺传至第四代,外界即已传为美谈,而谭小培更有甘当“人梯”的佳誉。最风趣的是,某传媒已经登出一幅诙谐画,画面上是谭鑫培谭小培、谭富英三人的漫画像,谭鑫培俯对谭小培说:“我的儿子不如你的儿子”,谭富英则仰向谭小培说:“我的父亲不如你的父亲”。听说谭小培见此漫画,哈哈大笑,连连称妙。

  谭元寿:当今京城首席老生

  谭家世四代中除谭富英外,还有文武老生谭盛英、花脸谭世英出科于富连成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谭家部门演员插手中国京剧院二团,后来整团援助大西北,改制为宁夏京剧团,包罗盛英、世英在内的谭鑫培后裔,全都没有二话,举家迁到银川。他们在那里固守京剧阵地,并教育后代安心在西北高原传布京剧。现在在宁夏承继衣钵的是花脸谭少英、武生谭喜寿,以及谭荣曾、谭健等。

  谭家世五代

  持久在北京从艺的谭家世五代,有中国京剧院的谭韵寿、北京京剧院的谭元寿及其鼓师谭世秀。谭元寿富连成的晚期学员,根本结实,出科后先为荀慧生“挎刀”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他奔驰南北舞台,又持久与父亲在北京京剧院同台,老是谭富英在后面唱老生,他在前面演武生。一九六二年,谭富英退休后少少登台,仅几度应主席之邀请,携儿子元寿、孙子孝曾到中南海清唱。于是北京团的谭派老生戏,就由谭元寿承担了。使谭元寿享誉全国的,是在《沙家浜》里饰演的郭建光。在这一期间与他齐名的“头牌老生”童祥苓钱浩梁等,此刻俱已从舞台上消逝,即便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前期,一度与他构成三分鼎足的后起之秀张学津孙岳等,现在也呈嗓力不支的态势。然而谭元寿近来却仍在京、汉两地几次出演文武戏,宝刀不老,竟如鲁殿灵光。谭元寿并未因而自幸,反而担心起来。他说:我不外是个二三流的演员,此刻竟成了头牌,这不是“廖化充前锋”么,京剧怎样了?

  谭孝曾:京剧不景气移民去也?

  谭孝曾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出生时,谭小培还健在,谭元寿为儿子取这个名字,是要他贡献曾祖父。孝曾入北京戏校,按例是先打武生根柢,又向余叔岩的门生王少楼学老生。现在他已五十岁了,是北京京剧院的当家老生之一,也是目前并不多见的、能具前辈典型的演员。谭鑫培的艺术相当一部门来自余三胜,他又收余三胜的孙子余叔岩为徒,把艺术还给余家。而谭鑫培的孙子谭富英又拜余叔岩为师,谭余两家就是如许代代相帮,合起来构成京剧老生行的支流。因而,当谭孝曾和花旦阎桂祥生下儿子后,谭元寿为之取名谭正岩,意在进修“正统的余叔岩”,接继两家在艺术承递关系上的“轮回之链”。然而,谭正岩起先对京剧并不上心,直到十一岁时伴同窗加入亚运会合体操后,才起头喜好舞棍弄棒,醉心于业余技击队。谭元寿真想顺水推舟,让他人戏校。然而此时谭孝曾阎桂祥佳耦正酝酿着出国假寓。

  本来,有位加拿大华裔不断尊仰谭派艺术,想把他们三口小家庭办到加拿大去。是到那里去享清福,仍是留在国内的红毡毹上?孝曾和桂祥颇费迟疑。谭家门楼的风风雨雨,一幕幕地呈此刻面前。确实,艺术生活生计给祖宗所带来的,并非满是光环和琼浆,还有很多艰苦和苦痛。谭鑫培受军阀欺侮而惨死;谭富英晚年在北京京剧院,虽然与马、谭、张、裘并列,但带领从来没给他排过一出配角戏,不断让他为别的三位主演当副角,以致他闷闷不乐,提早分开舞台。即便是谭元寿,也曾在“革命”的年代被强制与谭家“划清边界”,搬出祖居,大外廊营谭家私宅“四十六间半”,后来卖给房地产部分,只值三万元钱。并且谭孝曾分文未分到。

  现在京剧很不景气,他们即使学了满肚子的戏,但一年也演不上几场。梨园这口饭,吃得好是“戏饭”,吃得欠好就是“气饭”。何须呢?

  谭正岩:七代传人梨园新星

  然而,在这整个思惟斗争过程中,谭元寿一直不吭一声,最初,父子间的这种“无声的较劲”,以儿子的让步宣布竣事。谭孝曾写信回绝了加拿大伴侣的好心。孝曾对桂平和正岩说:“谁叫我们姓谭呢!”

  谭元寿终究把谭正岩送进北京戏校插班,他对带领说:“孩子交给你们,按照我们谭家的老实,不干与讲授。请你们严酷要求,任打任罚!”然而那时,其他同窗曾经先辈校两年以至四年。于是谭正岩日夜加班补课,奋起直追。他后来被评为学校里的“苦练标兵”。谭元寿虽然不干涉学校的课程,但每当正岩学会一出戏下地时,他必去旁观响排。谭正岩十五岁时初次登台,演的是武生戏《八大锤》。梨园界同人闻讯,纷纷志愿来旁观,对这位谭家世七代,投以关心的目光。剧场氛围十分强烈热闹,舞台上一招一式,不管他做得如何,台下一律报以强烈热闹掌声。演毕,谭元寿上台,抱住孙子,忍不住老泪纵横;谭孝曾也哭了起来。四周同人们的眼眶,也都潮湿了……

  谭正岩客岁从北京戏校结业,入中国戏曲学院继续进修。此番在留念谭鑫培诞辰一百五十一周年的汇演中,他次要是演武生戏,同时也亮了几嗓子。十八岁的他曾经渡过男生最危险的变声期,呈现出文武老生的前景,真乃谭门之幸。只是他个子偏高,达到一米八十六。就在人们为此而担心时,谭元寿谭正岩说:“不要信阿谁邪,杨小楼也是高个子,他长于填补错误谬误,不是照样成了角儿吗?”

  “我劝天公重奋起,形形色色降人才”。文艺人才学是认可遗传纪律的。京剧遗产要承继,京剧事业要成长,京剧不克不及在我们这辈人的手里毁掉,这就需要有一种固守阵地的决心和义务心。外面的世界很出色,自家的六合何尝不美好?

  有人说谭门七代仿佛一部中国京剧的缩影,这话并不为过,从“伶界大王”谭鑫培到风华正茂的谭正岩,每一代均有代表人物的谭派艺术成为了戏曲界的一个奇观,为了使这一奇观得以延续,有着极佳外形前提的谭正岩抵住了影视、模特等范畴的引诱,成为了谭派老生的忠诚守望者,他暗示不只要让谭派艺术在本人这一代传承下去,并且要再传200年。

  词条标签: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10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(2018-06-07)

  凸起贡献榜

  谭家世三代

  谭家世四代

  谭家世五代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